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神扇 > 第三百三十三章 情感 大结局

第三百三十三章 情感 大结局

三辆红旗轿疾行在宽阔的四车道大路上,大路蜿蜒的绕着一座座山侧通向远方。\WwW.qb⑤.c0m\

在最前面飞快行着的一辆车里,黄燕手握着方向盘小心的驾驶着,车行的即稳且快,路两旁成排的树木迅捷的消失在了车后。

在她身边的驾驶副座上正坐着已福的汪洪光.,在专心致志的看着手中的报纸。

“这可真是个大案,你瞧瞧你瞧瞧,光是涉案的金额已过了三千万元,好几个上层的都被双规了。”汪洪光忽然大声的的道:“有两个军区被涉及,有一个家伙逃了,还了通辑令,啧啧,那家伙真厉害。”

黄燕斜眼看了眼汪洪光道:“那也没你汪大老总厉害,汪大老总现在可是全国的名人,集团公司里光你管理的企业就多达了十二家,资产过了十个亿,把那点钱还看在眼中?真是与你的名声不符,也不知老大怎么就看上你了。”

汪洪光得意的扭了头看着黄燕道:“老大何许人也?他的眼光那可是一等一的,他能看错了俺?当初张大老总寻着俺时说:‘老大留下话了,说是让你当后勤的总负责,如果今后公司展的大了,就让你做外贸去。’你看俺现在将这个外贸公司作的在全省里来讲那可是数了老一,要不有这占成就你能嫁给俺了?”

黄燕撇了撇嘴道:“嫁给你老娘可吃了老亏了,当年老娘可是一朵鲜花,那追的人海了去了,也不知怎的就瞎了眼看上了你。”

汪洪光笑嘻嘻的道:“看上俺是你的福气,走到那里人们都是前呼后拥的赞美着你,四十多岁了还如同个小姑娘一样,天天的有人伺候你,俺可是将你每天都捧在手心里,怎么还觉的委屈?还不满意?”

黄燕一笑扭了头嗔了汪洪光一眼道:“满意,满意,只不过汪大老总可能不满意,你看方才俺们离开省城时那几个妞看你的眼光都满是热切,”忽然语气一转接着有些伤感的道,“对了,你说说老大到底去哪了?怎的这么些年来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可让人老想了。”

汪洪光轻轻的叹了口气身子向下倦了倦懒懒的道:“老大那是何许人也,神龙见不见尾,行事神鬼莫测的,就说他与俺们在一起的最后的那些日子里,那次天灾天知道是怎么就化解了,有些报道上说是天文学的那些个专家们说是那东西自个儿炸的,可是俺看不是,那东西端端的在快到了山顶上时才炸,那也太巧了些,说不定就是老大干的。”

“依你说老大可就成了神了,那根本是不可能的,”黄燕轻轻的摇了摇头道:“算了,还是将他的产业守好了,要不然那天他回来了看着这么大的公司没了,说不定会伤心的。”

汪洪光正容的看着黄燕道:“你说的太对了,老大的企业即使天塌下来也不能让败了去。老大说过,‘即算是不是为了俺们自已个儿,是为了那些个让俺们生气的村民们,也要好好的展带着他们过上好日子’,所以,如果有人胆敢胡来,第一个饶不了他的就是俺。”

黄燕“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听听、听听,知道的到没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与谁个有仇呢。”话声未落忽然一声惊叫,“光光,快看,那是什么?”然后伸脚狠狠的踩下了刹车,车在一阵急促的扭动后几乎是跳了数跳停在了路沿石边,人已是推开车门冲了出去。

汪洪光脸色苍白的对着已冲出车门的黄燕大声的喊道:“你个不要命的婆娘,你这是想要你老子命。”然后缓缓的推开车门行下了车。

随在后面的两辆车带着刺耳的刹车声停在路边,四、五个年轻人冲下了车直到了汪洪光身边将他围了起来。

一个年轻人紧张的看着汪洪光道:“汪总,生了什么事?”

汪洪光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向着手搭凉棚正向对着远方眺望的黄燕扬了扬下巴:“没什么事,是她看着了什么。”说着话将目光顺着黄燕看的方向看了过去。

连绵不绝的山峰高高低低重重叠叠的铺向天际,这一时三辆车当是停在了一座不大的山的山腰间的大路上,远处天空清爽湛蓝,几丝白云正挂在远处的山项,几个赤红的模糊的小点正迅捷的荡向空中,不久即渐渐的消失不见。

黄燕长出一口气扭回头来看着汪洪光,脸色惊异不定颤动着嘴角:“你看到了么?是几条真龙,天下真有那样的东西,从村的方向直直的飞起来的,俺看的可清楚了,是龙,就像是画上的一样。”

汪洪光微微的一怔,看了看黄燕一脸心疼的模样:“好了、好了,可能是车开的太久了有些个眼花,俺看要不俺们在这里休息休息再走?”

黄燕瞪了汪洪光一眼,快步的行到了车前扭身坐了进去,扭回头看了看汪洪光娇声喝道:“还不上车?”

汪洪光慌忙的应了声:“好、好。”然后即将个身子挤入了车内。

几个年轻人相互看了看,然后即扭转身飞快的向后面的车奔去。

三辆车行的极快,顺着时尔在山腰时尔在山脚的大路不久后即到了一座城镇,顺着与大城市一样的街道而去,三辆车停在了一幢位于街道前的大楼前,陈建军、程长征带着十几个年轻人飞快的行出了楼的正门迎了上来。

“哈哈,汪总总算是到了,今天终于有个可以喝酒的理由了,要不张老头子天天的念叨,这一阵子肚里的酒虫可是不大乐意了。”陈建军笑呵呵的迎着了行下车的汪洪光大声道。

在陈建军身后的十几个年轻人乱纷纷的喊了起来,“汪总好”,“汪总辛苦了”,“汪总,一路上还好走罢?”

汪洪光快行了一步伸手握住了陈建军伸过来的手,两双手遂紧紧的握了握,扭着头对着已围了过来的年轻人大声的道:“辛苦、辛苦,大家伙儿辛苦。”再回过头来看着陈建军接着笑着道,“想喝酒那还不是陈老总的一句话,看你说的,陈老总要不话那个敢喝酒哟。对了,长征,这么些日子未见了你可福了。”

程长征嘿嘿的笑了笑道:“你也一样。”

这时黄燕下了车行到了陈建军身边娇声问道:“军军,方才有些东西从村里飞出去你看到没有?”

陈建军脸色有些凝重,看着黄燕道:“你们到之前有不少人说看着了龙,还说是红色的,说的有鼻子有眼的,也不知是真的还是假的。俺琢磨着怎么可能有那样的东西?俺没看着,反正也不信那些个话。”

黄燕瞪了陈建军一眼然后口气一软,微微的叹了口气:“算了。对了军军,这么着急的喊俺们来到底有什么事?”

站在车前的程长征淡淡的应道:“是关于老大的事,昨天吕董事长着人送来了些老大留下的东西给张经理,说是给了俺们几个合同让俺们签字,说是老大说了要将公司解散分了,让俺们每个人都得一份,俺们几个可没有同意,这才想着让大家伙都到了再说。”

汪洪光忽的跳了起来,怪睁着眼看着程长征道:“老大回来了,你见着他了?”

程长征一声未出,扭了身步履有些蹒跚的行入了楼内。

陈建军看着程长征的背影小声的对汪洪光道:“俺们谁都没见着,长征大病一场还未痊愈,听了这事后挣扎着赶回来。其实张经理也没能与红红见了一面,到底是怎么回事俺还没搞懂。俺是今个一大早到的,去老大家后才知道红红她们走了,几个小家伙也不在家中,听杨老爷子讲他们出门去了,也不知去了哪里,听说可能再也不回来了。”

汪洪光楞楞的看着陈建军,过了片刻突然大叫一声:“俺不信,老大不可能丢下俺们走的。”

黄燕看着汪洪光微微的点了点:“光光,俺信,老大定是出远门了。老大的性格早决定了他是个做大事的,他心中有好大的事业,这里太小了,何况俺们根本帮不上他的忙,”说着话眼圈微微的生了些红,“要不俺们先去看看老大到底留下了些什么,好不好?”

汪洪光迟迟疑疑的点了点头,伸手拉着了陈建军的胳膊飞快的冲入楼去,黄燕慌忙的追了去,十几个年轻人紧随其后。

汪洪光和陈建军两人方上得二楼,张永民脸色铁青的迎了上来:“光光来了,这事太大,你们几个都先到俺的办公室来,待他们都到了再一起看董事长留下的一些文件。”说完话转身又进了门。

汪洪光楞楞的看了一眼陈建军,大踏步的行入了张永民的办公室。

张永民的办公室面积约有个百十余平方,装饰的极是豪华,青一色的红木地板衬托出主人身份的显贵,一张极大的黑色老板桌位于正北位,皮质的沙顺着墙摆了一,几方玻璃茶几顺势放置在了一张张气势不凡的沙前,程长征进来的早已是稳稳的坐在了一张单节的沙上。

汪洪光紧闭着嘴唇进了门,松开了拉着陈建军胳膊的手随意的坐在了一张沙上,将身子向后一靠紧闭了双眼,不再理睬任何人。

陈建军看了看汪洪光微微一笑,招呼着进门的黄燕一起悄然的坐了。

不久张红卫、孙建国、刘静、孙小茹、方玉萍等人纷纷而入,一个个的只轻声的打了声招呼即默不做声的坐了下来。

“都到了?”张永民慢悠悠的开口道:“这事太大俺做不了主。你们现在都是各主一方的大员,每人每天的事多的比牛毛还多,俺也知道你们辛苦,可是不通知你们也不成,”说着话微弯了腰伸手从老板桌下取出了一个黑皮包,从包中取出了厚厚的一撂纸小心的放在了桌面上,“这是红红留下的,你们都看看。”

汪洪光猛然睁开了眼一跃而起,几个大步即到了桌前伸手取了一张纸张眼看去,只看了几行字脸已涨的通红,呼吸也有了些急促,待将一页纸上的文字看的完后忽然大声的喊道:“不,俺不同意,这是老大的家业董事长也做不了主,俺要听老大亲口说出来才信。”然后奋力的将手中的纸扔在了地板上。

程长征站起身来慢慢的行到了汪洪光的身边,弯了腰伸手将纸拾了起来:“光光,起初俺也不信,可是这上面有老大的签字,你再好好看看?老大的字歪歪扭扭的没几人能仿的像,俺看是真的。”然后将纸放在了桌上回身行到了沙前坐了上去。

汪洪光又是大叫一声,眼中含了些泪水,身子颤动着看着程长征大声的道:“不,俺就是不信,依着老大的个性俺不信老大会不顾了这么些年来的兄弟情份,你们说的再好听也没用,你们也学会了骗人。”

陈建军稳稳的坐着看着张永民道:“张经理,依着你看这事该咋个处理?”

张永民长叹了一口气道:“军军,俺知道这事谁都难接受,昨晚个红红笑着对送东西的杨家的老三说的,俺现在也与你们一样的心情,好像睛空里打了个雷一般。只是红红对杨家老三说她也知道你们的想法,说是如果与你们见面了你们一定不同意,依着俺看毕竟俺们现在都是公司的股东,也不能都听红红的,所以才叫你们来商量商量。”

汪洪光目光恶狠狠盯着张永民大声的道:“商量个屁,没的商量的,俺看公司不能散,谁要想想些歪歪的点子,可别怪俺对不起他。”

张红卫站起身来行到了汪洪光的身边,伸了手圈住了他的肩膀吃力的带着他回到了沙前坐了上去,然后微斜了眼看着张永民道:“张经理,光光的话俺赞同,公司不能散,就算是给俺分再多的钱也没用,俺要等着老大回来听他亲口告诉俺。”

张永民点了点头道:“你说的话俺理解,要不这样,俺将红红所留下的信件念给你们听听?至于今后何去何从的大家再商议,你们看呢?”说着话目光扫视着办公室内的所有的人。

程长征点了点头道:“这话说的有理,俺们先听听再说。”众人轰然的应了。

张永民苦笑了一声,伸手将桌上放着的一张纸取了,然后另一只手慢慢的从桌上取了个老花镜,手左右一晃将眼镜戴了。

“张经理、军军、长征、光光、红卫、建国等兄弟们,你们好。不好意思,俺们可能要走了,俺们随着他去另一个地方,听他说那里山清水秀的,而且人也不多住房很大也不用再劳累的工作,所以俺们没有犹豫就答应了他,明儿个上午俺们就要离开了,有些事在这里先交待交待。”张永民一边念着一边不住的“唉唉”的叹着气。

“俺也知道你们很累,这么些年了一直奋斗不止,所以俺征求了他的意见,将企业按人头分了罢,每人一份平均了,张经理作个主持的,要分的均俺心里才能好受些,万一不行就直接的将企业卖了,应该能寻个好的主家,这事张经理还得多用心,俺算过如果真的能卖了,每个人分个几千万的到是可能的。

从此一别就不知时日,本来想着不随了他去,可是打小就与他在了一起也不忍心让他孤孤单单的一个人过,你们说是吧?这事两难全,所以只好这样了。

对了,要成立一个孤儿院,前些日子来的那个女的带着的那些孩子可不能缺了他们的吃穿,他与那个女的是认识的,他说‘天错地错孩子没错’,俺想着他的话是对的,这件事你们可要当回事来办,要不然俺心里可真是难受的紧了。

一共写了五十五份合同,上面都留好了性名,凡是管理者每人一份,大家要平等,不能因什么人的贡献大什么人的贡献小而区分,这也是他的意思。军军和长征要把个关,千万千万的要公平的对待随着俺们干的每一个人,凡事多与张经理商量,有问题不妨先放放等上个几天自然就有办法了,你们看是不是这个理儿?

合同俺已签过名了,你们只需签上自己个的名就成,俺还备了份底在俺们雇的律师那里,所有的俺同意的事都算是备了案了,你们有什么事可去问问他,如果有了法律上的事可让他去帮着办办。

黄燕身子骨有些不大好,现在又有了身孕,光光可要好好的疼疼她,不能像他那样天不管地不管的什么事也不操心,要学会关心自家的人,只有家人才能陪你到老不是?

建国要多听听张经理的话,你现在管的那一大摊子可真是要费了劲,俺也想了,如果不成直接的让那几个南方来的人买了去,这样也能轻松些,而且您还能静下心来将粮油市场做的更大。

看看,俺这样写着写着又写跑了题,本想着将企业全买了又想着今后的展,让你们见笑了。

刘静现在还没个对象,俺一直琢磨着是不是大家伙一起来帮个忙?给她寻一个好的,差的俺也不会答应的,你们说呢?

过去的日子就让它过去罢,你们还要像从前一样,要像真正的兄弟一样一起帮扶着走,凡事要多在一起商议,有困难大家一起上,你们同意俺的话罢?

好了,哩嗦的写了这么多,俺也舍不得离开你们,可是那个人需要人去照顾,要不他连个衣服都穿不完整。只好这样了,谢谢你们这么些年来随着俺们不停的努力,企业能存则存不能存就分了,俺的意见倾向于分了,你们看呢。吕子萍,即日。”

张永民艰难的念完了纸上的文字,然后抬起头来随手将眼镜摘了去:“这就是红红留下的话,后面是老大的签名。红红留下的合同俺粗粗的看了看,很是公平,大家的意见如何,都说说。”

汪洪光低下了头闷声闷气的恨恨的道:“即然要分那就分,要分就分的彻底些,谁跟谁都别纠缠,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程长征微微的一笑道:“分,俺也同意分,只是你们看看能不能这样。”

众人眼都不眨的目光紧盯着程长征,张永民盯着程长征的双目中也流露出强烈的期望。

“按着红红的意见大家伙先将合同签了,红红说的话定是老大的意思,你们说呢?”程长征环视了一眼众人道:“可是说分又不能真分,分了后的企业可以取个不同的名,自己个儿也可以当个法人,只是要另设一个最高董事会,所有的人都是成员,统一安排统一指挥,当然,这就是说俺们要再成立一个新的集团,每个人带着自己名下的产业再合在一起,大家伙都是集团的股东,你们说,成不?”

汪洪光大叫着跳了起来:“同意、同意,长征的话俺赞成,谁要不赞成俺就劈了他。”

方玉萍斜眼看了看汪洪光,对着黄燕娇声道:“你也不管管他,你看你现在将个宠成了个什么样?”

黄燕“咯咯”一笑道:“男人嘛,就是要有个血气的样,如果没点脾气俺也看不上他。”

孙建国缓缓的道:“这事就依着长征的说法,俺同意长征的意见,不过有几句话俺的说在前头,在初期分了财产后如果有人胆敢挥霍一分钱别怪俺翻脸不认了人,当然后来的事大家伙还要多商议。”

眼看着众人均是同意了程长征的意见,张经理笑了起来:“俺也是这想法,起初还想着你们愿不愿意了。有个事还得与你们说道说道,你们想不想知道老大去何处了?”神色很是有些个神密。

孙小茹急忙的道:“你们先别高兴,在分之前最好先有个章法,不能乱,名义上分了可实际上还是一个才成,要不然有没有个变数谁也说不准,你们说呢?”

刘静拚命般的狠狠的点着头道:“俺赞成,没分之前先有个规矩,如果有人胆敢自作主张,就没收他名下的产业。”

陈建军“哈哈”一笑道:“好、好,就这样,好兄弟们、好姐妹们,就这样。”然后有些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众人一时乱乱的议论起来,议论的内容却是如何约束每个人以后的行事方式。

见众人议论的热火朝天,刘静微微的叹了口气,扭头看着黄燕一脸失落的神态:“燕儿姐,他走了,俺以后怎么办?见不着他跟失去了什么似的。”

黄燕伸手将刘静揽入怀里:“小傻瓜,俺还不知道你的心思。”然后微微的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经过一番热列的商议,众人一致同意由张永民起负责起草新的章程,由陈建军和程长征从旁协助,然后即乱纷纷的起了身随着张永民一起下了楼,乱纷纷的吵嚷着将停在街道上的车动了起来了,二十余辆红旗轿车顺着大道向着“乡里乡亲”大酒店疾驶而去。

午时方过“乡里乡亲”酒店内酒席大开,众人随后呼天抢地的斗起酒来。

酒至半酣,张永民看着陈建军卷着舌头道:“你看见龙没?俺可看见了,红红的,像条长虫一样,从老大的家的方向直飞向空中,俺数了数,一共九条,那一定是老大这次回来带来的。”

坐在陈建军身边的程长征伸手将面前的酒碗端了起来,将大碗中的酒一口喝了尽,随后将个碗咣啷啷的扔在了桌上,转过头来看着张永民道:“张、张、张经理,老大那、那是真神,他、他、他写的日、日记俺、俺昨晚个全、全、全看了,他、他这是、是去、去了天、天上,红、红、红红她、她们一、一、一定是、是、是随着他、他、他去、去了,小、小、小晓也、也、也一、一、一定与、与、与他在、在、在一、一起。”然后仰头向天的“哈哈”的大笑起来,身子却缓缓的滑向了地面。

(全文完)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

,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