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终章 ...

天罚山从此多了一个捣蛋鬼,而且是上上下下都管不到的一个小公主。全本小说网墨珠珠一回到天罚,便当成小祖宗一样给供了起来!虎恶熊凶如今成了墨珠珠的两跟班。天罚山随时都可以看见两个接近二米的大汉,肩膀上坐着一个圆嘟嘟的小人儿,那小胖腿晃晃悠悠地,小胖手指到之处,那两大汉就忙不迭的跟着跑。

虎恶熊凶虽拙,可也看出来了,天罚的小公主那就是除了嫂子,大哥的心头肉。小公主说一个字,比他们两个光着身子在大哥面前扭个老半天的屁股还管用。当然,这小家伙也委实可爱,不说别的,别人家的孩子一见他们两个就哭得跟见鬼似的,唯有小珠珠,与他们简直就是一见如故,还老嚷嚷着要要学他们二人最擅长的推大树的本事!

墨珠珠最喜武器,鲁公一脉的据点是除了齐棠居所,珠珠的第二个选择。鲁公一脉压箱底的货都让虎恶熊凶给翻了个底朝天。捧着一大堆刀刀棍棍,棒棒锤锤就到小公主面前献宝。

墨珠珠和她爹一样,独爱长枪,千般万种武器,一眼便看中了那杆玲珑鱼玉枪,晶莹如白玉般,枪头却是活灵活现的一尾蓝色的鱼,鱼嘴吐出一根枪刺。墨珠珠一见便爱不释手,小小的年纪居然天生神力,偌大的枪扛着便走!

墨言一见,喜不自胜,奈何温柔乡中,是在无法分心教导,便直接把闺女丢给了她最喜爱的大哥哥齐棠童鞋,责令他好好教导小师妹,连带喂饭把屎把尿也都包个齐全了!

天罚山的万蛇毒窟里,有着如今墨言和流苏的小家小院!起初说起到万蛇毒窟里来,流苏打死都不肯踏进一步!好歹让墨言给扛了进来,才发现一切竟与想象中的截然不同!

这地方,美得简直如同世间桃源,墨言给她准备的小院子精致的如同精灵的树屋,郁郁葱葱的树林中,那由嫩绿清脆的竹子砌成的偌大的一个竹苑,到处散发着翠竹的清香。

墨珠珠腻着齐棠不肯回来,齐棠如今真的成了三包三陪,□乏术。墨言这自私的师傅兼恋妻的男人白天倒是乐意和女儿闹腾,到了晚上便是撒手掌柜,与爱妻乐得逍遥自在!

又是一夜清风月明时,言苏小筑里那白色的窗纱随着风轻轻飘摇,整个万毒蛇窟里,便只有这几盏灯火通明,便只有这婆娑的摇曳竹叶青青,当然,也只有这娇喘呼声,听的人煞是脸红耳赤!

容得下四五人的竹床上铺着厚厚床褥,纱帘遮掩,却依稀可以见到里头那交叠的身影。

流苏在下,墨言在上。黑发披散在白色的床单上形成一个绝美的圆,流苏的双颊潮红,娇喘连连。身无寸缕的墨言就伏在流苏的身上,眸色双瞳沉黯中带着一抹邪魅的光彩。流苏的双手被高举过头,墨言的唇正在她的锁骨上流连,修长有力的手掌就覆盖在她的浑圆上,力度适中地把玩着。

墨言的手渐渐往下,在胸前的系带上一拉,轻车熟路地掀开了流苏的衣裳,那粉红色的肚兜印得肌肤愈加的诱人。墨言的唇缓缓下移,隔着肚兜轻轻含住那颗凸起,粉色的肚兜已经透着水光,墨言方才出其不意地啃咬了一下。流苏吃痛,娇呼一声,胸口禁不住一抬,却将那雪峰送得更高,整个送进了墨言的口中。

如此活色生香,墨言岂能错过,张开口,便把那小半个顶端含住,用力地吮吸。流苏情动之极,不由地闭上了双眼,随着墨言的细细碎碎的啃咬轻呼着。

墨言的唇再次上移,双臂往上一伸,与摆放在头上的流苏双手十指交叉。在红唇上辗转反侧,那沙哑的声音响起:“宝贝儿,睁开眼,看着我!”

睁开眼,见到的便是墨言那灼热的眼神,四目相对,墨言轻轻拉过流苏的手,放在嘴边,双唇扫过流苏的每一根指节和指尖。在流苏失神的瞬间,猛地拉起流苏的身子,使她半坐了起来,正讶异中,却见到墨言已经一把扯下了她仍披着后背的衣衫,如今的两人,已经是裸裎相待。

重新将流苏放平,墨言那强悍结实的身子覆了上去,这一次的墨言,动作却比方才更加的火热激烈。双手更加肆无忌惮地在流苏的身上,他墨言的领地上来回不厌其烦地巡游着。

墨言的吻滑过那战栗的温软,舌尖渐渐下舔,如那捉摸不着的风儿一样,扫过流苏的腹部,在她的肚脐眼上打圈,来到那完美的**上,细细的吻带着丝许的痒意,让流苏不禁夹紧了双腿,不安分的身子开始左右挪动。

墨言的手,强势而毫不犹豫的分开了流苏的双腿。轻抓着流苏的小腿,挑逗般晃了晃,流苏低吟了一声,视线落在了墨言的身上。

墨言跪坐在了流苏的双腿间。炙热的眼底是满满的**和侵略之意,猛地埋下头,那灵活有力的唇舌擒住了那一方柔弱的敏感!舌尖的温度带来的阵阵电流般的麻痹感让流苏从喉底发出了一声满足的欢愉的轻叹,那一**的强烈的快感已让她完全忘记了自己,只愿与身边的男人起浮,然后合二为一!

已是血脉偾张的昂扬蓄势待发,墨言不再犹豫,一个挺身,那**便贯穿而入,时重时轻的穿刺让流苏已然完全抑制不住地随着墨言的节奏**轻啜出声!墨言的双手在她的胸前肆虐,流苏的小脸涨得通红,随着墨言的每一个动作,真切地感受着这个男人的力量和这股力量带来的潮水般的汹涌情潮。

随着流苏的**愈加的高亢,墨言却一个反手,把让流苏翻过身来半跪着,从后边扶着流苏的腰,身下的动作更加地快。俯□子翻过流苏的小脸,忘情的激吻还有那声声句句的亲昵称呼!

窗外的风似乎愈加的温柔,窗内的人儿却是愈加的疯狂。

流苏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只知道在她累极几欲晕厥之时墨言抱住了她,一股暖流流入了她的体内,似乎还有淡淡的气流在她的身上循环不息,连疲惫也稍稍减弱了些!

轻轻啄着流苏的小脸,墨言的眼睛骤然闪过一抹异色,缓缓坐起身子,为流苏盖上了一张薄被,轻笑了一声:“苏苏,你且好好休息一会,为夫出去一下便回!”

流苏一脸的不解,道:“怎了?”

墨言披上衣裳,道:“莫不是为夫离开片刻夫人都甚是不舍?就是有个故友来了,我招呼招呼便回!”

流苏啐了一声,墨老大精力太过旺盛,如今难得自己有个安宁入眠的时刻,那可是求之不得之事,也不言语,直接翻过身子,用行动证明自己是有多么地渴望一个人好好睡上一觉!

墨言轻笑一声,身子一闪,下一刻,已经出现在天罚山最高的山峰之上!此刻这山峰中,却立着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脸如婴童,白须飘飘,一身灰色长袍,端得仙人一般飘逸!

“梦天老头,怎的深夜饶人睡眠来了!”

那叫梦天的老者骤然一惊,双眼一抬,闪过一抹精光。这天罚小子竟然来得如此悄无声息,自己神念已然铺就开去,他却能够越过神念的搜捕无声无息地出现,这般修为,确实是骇人听闻!

自己最为宠爱的弟子雷惊乾回去后,梦天发现龙渊刀反噬厉害,还好来得及时,不然雷惊乾那小命估计就搭上了。梦天神的老头勃然大怒,亲自寻来,就是要向墨言讨个公道!

梦天声音平静,淡淡道:“天罚之主,果然手段了得,我的小弟子到底如何的大逆不道,惹得堂堂天罚之主要痛下杀手,除之而后快!”

墨言脸色一凛,冷冷道:“若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还有曾经对我爱妻施以援手,光是对我爱妻有图谋之心,不轨之意,就足够他死上千回百次!”

梦天气得胡子都歪了:“好,好,我弟子连根手指头都没碰着就得死千回百次,好大的口气,我今天倒要看看,你这天罚之主,到底有何本事能张狂至此!”

梦天双手胸前结印,只那一瞬间,万物俱寂,原本徐徐而来的山风刹那间似乎消失的无影无踪!凝重!绝对的凝重!随着这死寂的空洞之意,铺天盖地的威压朝墨言身上挤去!这是能够引动天地之力的先天武者的气机锁定!无需招式,全凭调动天地之力进行的灵魂肉/体地双重威压!若是常人,就算是虎恶熊凶那样铜墙铁壁的高手,在这威压的中心,墨言如今的位置,早已经被碾得粉身碎骨!

而墨言此刻,却依旧悠闲自在地站在那里,连神色都无丝毫的变化!任梦天的桎酷锁定愈加的沉重,却偏偏挤不进墨言身上那层薄薄的衣衫,时间越久,墨言周围的压力已经凝实得如同实质,却偏偏无法向目标冲击而去,万般无奈下的周遭的压力已经让空间看起来开始扭曲。

梦天此刻是有苦难言,调动的天地之力越大,他的负荷越重,如今他连吃奶的力都使了出来,偏生在墨言那层衣服上寸步不进,甚至此消彼长,墨言身上的护体气罩已经开始有了反扑扩大的迹象!

还没等梦天想明白下一步该如何作为!却只听得墨言冷哼一声,这一声如平地惊雷,连梦天的意识海也如同撞钟一样被重重的砸了一下,就在这一冷哼声中,梦天覆盖在墨言周遭的层层压力,骤然出现了无数裂缝,分崩瓦解,只听的低沉一声“噗”,梦天老头连退五步,手抚胸口,却依旧控制不住,吐出一口鲜血!眼睛里尽是一片骇色!

墨言转身离去,冷冷的声音却依旧在梦天的耳朵里回旋:“老头,好歹你也活了这多么岁数,好歹你也似追求天道终极之人,怎的就这般的看不透,百来岁人了,还嚷嚷着要给徒儿报仇!我要真想下杀手,你觉得,有可能就只是龙渊刀反噬那么简单?此事,就此作罢,世间俗世,除了吾妻吾儿,我墨言一概无视!无极丹一瓶,就当薄礼一份,恕不远送!”

梦天老头手掌一张,掌中却有玉瓶一个。看着墨言消失的方向,梦天老头心中百味交集,长叹一声,似乎一瞬间老了许多,挥了挥衣袖,也跃身离开!

此事之后,雷惊乾伤愈之后重回晋国,登基为王。寒狄冰在萧国之时,被天罚来人废去一身武功,原因无它,就凭她当日酒馆门口欲对天罚小公主施以毒手!寒狄冰怒极攻心,重病不起,伤愈后精神欠佳,早已闭门不出,不问世事!

慕容岭正式加入天罚一脉,从此与慕容山庄断绝了来往。柳丹婷与慕容岭,经过几年的磨磨合合,沉沉浮浮,竟开始有了惺惺相惜之意,淡淡暧昧,若有若无!这是后话,暂且不提!而小七公主与夫君二人却离开朝堂,经营起自家的商号,做的风生水起!

晋国在雷惊乾的治理下蒸蒸日上,国力日盛,秀国皇室人才凋零,最终沦为晋国的附属之国。而萧国一脉,亦是在天罚的庇护下势力日盛,却总是固守一方,不欲争霸天下。

天罚山万毒蛇窟内,与梦天老头一战过后几天,正是月黑风高之时,墨老大一脸笑意,对着爱妻道:“苏苏,为夫晚上可有好玩意与你分享分享!”

流苏脸一撇,撅着嘴,“你有啥好玩意也别拿来与我分享!”眼睛不经意鄙视地一扫墨老大的身下,哼,除了那永不知道疲累的凶器,你压根就一无所有!

墨老大苦笑了一声,也不开口,直接捞起流苏,冲天而起又落水而下,直接钻进了碧血池!

只一个眨眼的瞬间,流苏便发现自己处在一方十分奇异的空间,所有的植物都是自己见所未见,闻所未闻,那淡淡奇异的香气,让人心旷神怡!

流苏好奇的眼睛四周飘:“死老墨,有这样的好地方都不早点带我和珠珠过来!这到底是何福地,端是神奇!”

墨言一笑,道了句:“我记得当日天行居里,你与丹婷说过,某位公子曾经开着大船,欲载你海上一游,还有某位王亲贵族欲与你共乘什么飞天之物,虽说这太过匪夷所思,约莫是你胡言乱语,但为夫今日,可就打算让你天上海底,各走一遭,如何?”,

流苏眼睛一亮,挽着墨言的手臂,道:“能飞上天?”墨言点点头。“还能到海底去?”墨言点点头!流苏往墨言手臂上狠狠一拧,“那还不快点!”

墨言笑了笑,挽过流苏的腰,道了句,“娘子请看!”

顺着墨言的手看去,不看不要紧,一看墨夫人惨绝人寰地惊声尖叫了一声,声音直冲云霄!为啥?流苏看到了一头,一条,不,一座像山那么大的蛇!!这蛇那比木桶还大的嘴巴就在她眼前晃悠!墨夫人华丽丽地晕了过去!

墨言抱着流苏,错愕一时,忘记了都未向流苏交代清楚,自己一冲动,急着讨好夫人,思虑太过不周!当初流苏天行居的那番话,让墨老大可颇为气闷了很久。墨老大一直都念念不忘如何也让夫人好好念叨一下他花的心思,人家有的海里来,有的天上去。他墨言,自然是要两者兼顾,一个也不能落下!于是,玄皇,便成了墨老大的首选工具!

玄皇也是郁闷之极。这墨言跑来要他配合着讨好自家娘子,说让玄皇驮着他与夫人道天上飞上那么一圈,海底游上那么一轮。玄皇没敢说不,虽然自己成为活生生一个讨女子欢心的工具确实有点难堪,但眼前的男子,每天的进步一日千里,指不定以后成圣成神,自己反过来还要人家庇护,到那时,估计想要成为他的坐骑都不够资格。如今,能为他做点事那也算是为自己以后积点福分,于是,玄皇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可如今,他居然活生生把人家娘子给吓晕了!你说他郁闷不郁闷,揪心不揪心!

流苏醒来之时,发现耳际风声萧萧,墨言正环着她,怀中的温暖四溢。流苏定神一看,才发现

114、终章...

自己居然已在万丈高空,坐下的地方宽敞无比,仔细一瞧,前方正是那个吓到她的巨大头颅!

还未等流苏惊呼,墨言已经传入了一丝真气,安抚下了流苏!流苏只觉得耳际有个浑厚的声音传来:“墨夫人莫怕,玄皇我并无恶意,能载上夫人一游天上海底,是玄皇的荣幸!还望夫人莫要嫌弃才好!”

跟得墨言久,很多惊讶的事情也都见怪不怪。流苏知道是座下的巨蛇在说话。方才确实是墨言没有先与她说明,而她又一向惧蛇,才会那样直接倒地!流苏不由地羞红着脸道:“谢谢玄皇大人!”

神仙眷侣,莫过如此,两人相视一笑。玄皇一个旋转,已经朝下方的大海一扎而进。令流苏讶异的是,在玄皇的身上,水流竟然奇迹般一分为二,两人身上,不沾半点水迹。

天上地下,相偎相依,想追相随,便是如今这般!

不久后的某一天早晨,墨夫人不经意地干呕了几声,开始成为天罚重中之重的保护对象,天罚之主墨言寸步不离的重要人物!因为墨夫人,有孕了!

错过了珠珠孕期时候的墨言,如今的准爹爹,比孕期妇女还要焦虑不安,还要患得患失,还要手足无措,还要心神不宁!

准爹一头扎进了有喜妇女医书,不到半天时间便罗列出上百条注意事项,伺候流苏的有关人士人手一张,连还未完全识字的墨珠珠也不例外,虎恶熊凶开始了从小到大从未有过的寒窗苦读,唯恐记漏了一条,犯上了一点小错误,让大哥给剥了皮,拆了骨!

准爹每日三餐,亲自下厨,为了照料妇人多变的胃口,每日平均下厨不下七次,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海底游的,压根做了个遍,唯恐重复了夫人不喜欢,就差跑到碧血池让玄皇放点血,割点肉,话说好歹也是万年毒蛇羹啊!

准爹最最痛苦的事情,是这次夫人的肚子出奇的大,原本三个月后便可正常行房事,看着夫人三个月便已经圆鼓鼓的身子无论如何也不敢行那禽兽之事。于是乎,准爹每天只能过过手瘾嘴瘾,偷香窃玉,就跟个采花大贼的登徒子一样小偷小摸!

终于有一天,准爹在万众瞩目之中开始了质的飞跃,成功晋级,成为三胞胎,两男一女,三个宝宝的爹爹!三个宝宝摞成一团,抱在怀中,一个也不落下,一个也不舍得让别人抱,只是坐在娘子身边,絮絮叨叨,说着哪个像她,哪个又像他自己!

一家六口,其乐融融。

几年之后,碧血池中,玄皇一脸的凝重:“墨言,你可想好?你的天道之路已经无法回头,容颜永驻,而流苏,终躲不过岁月的侵蚀,红颜渐老!即使有紫玉簪为她塑体驻颜,也非长久之计!”

墨言一脸的坚定:“我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达到引动天劫之力的境界。与苏苏一同破碎虚空而去。你说过,我有着强悍的肉身能扛住这一切撕扯之力,保住肉身不毁,苏苏有紫玉簪护住七魂六魄,就算她转世,我也定能将她找到。至于我墨言的子孙,他们有他们的天下,若有缘,我成就圣道之日,便是一家团聚之时!”

墨言的眼睛望向虚空,望进那无穷无尽之地!他与流苏的恩爱情缘,还当绵延而续,她是他生生世世的妻,是他墨言唯一的心之归属!

作者有话要说:续篇约莫会在六月份开始发文,番外会不定期在专栏开文写出。

休息两三天后便开始更新桃花一朵暖先开,盼望得到大家继续支持!

终于完结了,有点不舍!真的要感谢大家一路以来的支持和包容!

饼子在这里要深深鞠上一躬,真心说句:谢谢亲们!那些默默关注饼子的亲们,还有那些不停留言鼓励饼子的亲们,你们都给了我莫大的动力和感动!

完结了,盼望亲们留下只言片语,就算是一个简单地字符,也是饼子记忆深处最深的感动!

再次谢谢大家!不厌其烦附上专栏链接哈哈!

饼子的专栏!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