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现实 > 迷醉情人夜 > 四十四、谁爱谁多一点 大结局

四十四、谁爱谁多一点 大结局

知道大雄帮是我在管?”蓝若月面色一黯,沉吟+江湖身不由己!她已经陷得太深,抽不出身了。/WwW.QΒ5、com/

昨晚,可芹告诉他这个消息的时候,他还只是当她在开玩笑。但,现在已经证实了。他不由得不信,昔日的清纯女友,已经变成了黑帮中闻风丧胆的大姐大。

这时,废弃仓库的门被打开了,一袭白色绸褂的白老人拄着拐杖走了进来,他冲着蓝若月抬手打个招呼。

让蓝若月不禁打个寒噤,这个老不死的居然还能走?那些替自己看住他的人呢?!很快她就看见那些信誓旦旦要挺立自己的人跟在老人身后冲了进来。

“不好意思!现在,大雄帮还是在我的名下!月儿,谢谢你把我一直想请来的人,带到了这个地方。”他看起来很和蔼,“阳先生,看来今天,我们有机会细细地谈一谈了。”

对他,阳风城却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是了,小时候见过的那个人。

“你的父亲跟我合作了很久,替我把钱洗干净,后来他撒手不干了,可是,我们其实还可以继续,你知道,帮我们做事,你会有很多好处的。”他步履蹒跚,但却自然有一股凌人的气势。

让阳风城不自觉地后退。

“我父亲是你逼死的?”

“不要说得那么难听嘛,小朋友。他只是想找个解脱罢了。”

“那我被警方调查。也是你搞出来地?”

“这个你要问月儿。她太想帮你。所以替你把那些竞争者都打跑了。这才引来了警方地怀。”

“你想我怎么做?”阳风城在尽量拖延时间。这并不是他想要地结局。如果一定要逼着自己就范地话。或许只有和他拼死!

“和我合作。否则。你知道我有很多手段对付你、你地妹妹。还有你地前任女友。”他早已是老谋深算。

“不好意思。您已经没有机会了!”一柄黑色地枪口忽然从斜刺里奔出来。直指着他地脑袋。黑与白。那么明显、刺眼!可芹在那堆机器中隐藏了好一会儿了。瞅准机会。终于冒出头来。一下逮个级大头目。

“我是警察!我会以黑社会组织罪、绑架罪、洗钱罪、非法携带枪支罪。起诉你。从现在开始。你所说地一切都将成为呈堂证供!”斜乜一眼齐刷刷对着自己脑袋地枪口。可芹将左手地枪扔给阳风城。同时一把搂过老头地脖子。紧紧地掐住。右手执枪对准他地太阳**。

她一步步地朝阳风城靠拢,“蓝若月!这种时候,你还在愣什么?赶快放了阳倾城!”

蓝若月终于从梦中惊醒,闪进小屋,迅将阳倾城解开,给自己披了一件事先准备好的防弹衣,又取了一柄枪出来,拉着阳倾城跑下楼梯。

她挡在阳风城的前面,“你和你妹妹先走吧,我来断后!”她虽然恨他们,但在这一刻,她恨得更深的是这个看来老气横秋的老头子!敌人的敌人是朋友!

可芹瞥了她一眼,忽然觉得她已经全然没有刚才的狂傲,只有一股刺骨般阴寒地戾气。

“把这个男人交给我吧。”她说。

“不,你也快走吧,你留下来,这个男人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可放手。她觉得蓝若月已经没有生的**了。

忽然地,蓝若月一下拉开了衣服上保险线,衣服中冒出几缕白烟。

“我身上安了炸弹!足以将这座仓库炸成碎片!不想跟我一起死的,就快跑!”她拿枪指着那些轻易背叛了自己的喽们,狂笑着吼出一句。

话音刚落,几个胆小的立马扔了枪就跑,转眼间,竟然跑得一个不剩了。

“蓝若月!你快将身上的炸弹脱了,我会娶你地!”阳风城要冲过来,却被阳倾城一把拉住,“哥哥,别过去!”

可芹一掌将那个老头子劈晕,扔下他,扭住蓝若月的胳膊,就动手扒她的防弹衣:“你傻啊,为了这样的人死不值得!”

蓝若月忽然笑着看她:“你拿的是一把假枪!”

“这你也看得出来?”可芹嘴上不停,手上也不停。

蓝若月一转身,用枪指着她的头,冷冷地道,“我拿的是真的!还有半分爆炸,你现在逃,还来得及!”

就听“嘭!”的枪响之后,“轰!”一声,整个仓库都在这声轰鸣中塌陷了!爆破**地热浪和碎渣划过了草坪。让匍匐在外的每个人都感受到了炸弹的威力,火辣辣的!

“舒可!蓝若月!”阳风城挣脱妹妹的钳制,迎着还在不断降落的尘埃、碎石,冲进了颤颤巍巍的大门。

只看见一个满身灰土地纤瘦人影颓然立在废旧机器旁边,摇摇欲坠。

他冲过去,哭着抱起她,“可芹,太好了,你没死!”

那人扑在他的怀里怔忪了好一会儿,才拍拍他的肩,直起身,“不是哦,你认错了,我是若月!舒可芹在那里。”她随手指了指废旧机器下躺着的人影。

阳风城一惊,看了两眼,还真是自己认错了。忙放开她,冲过去抱起可芹,拍拍她墨黑的脸:“可芹,可芹,你醒一醒!没事了!你不要死,你要是死了,我怎么办?”

这时,只见可芹缓缓吐出一口白烟,睁开眼,盯着阳风城恍了一会儿神,忽然跳起来,指着蓝若月地背影骂道:“喂!姓蓝的,我救了你,你居然还开枪打我!”说着,她从冒着白烟地胸口扒拉出一颗烫子弹,自言自语般的又加了一句,“幸好我穿了防弹衣!”

“为了证明一件事!”蓝若月回过头,顶着一张灰土土地脸,莞尔一笑。

“什么事?”可芹不明所以。

“他爱我多一些,还是爱你多一些。”蓝若月垂下灰色的眼睑,强忍着泪,吐出一句,拍拍身上地尘土,款款地走了。

可芹盯着她的背影,喃喃自语,“她没事吧?怎么忽然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应该没事了吧。”阳风城松口气,看来蓝若月不会再提出那个要求了。

“对了,你到底是爱我多一些,还是爱她多一些呢?!”可芹睁大眼睛,扁着嘴看他。

她的一整张脸只剩下一双眼白是白色的,活像个刚果人,但,即使她是这个样子,依然还是非常迷人。

阳风城不由低下头,吻在她落满黑尘的唇上。

那里有点咸、有点泥土的味道、还有点烟火味儿。

地,是无尽的甜……

新的一天才刚刚开始,一批便衣警察在阳雨城的带领下,早已悄悄包围了这个地方,那些逃出的黑帮分子,没有一个逃出法网。

戴上手铐的蓝若月见到阳雨城的时候,稍稍显出了惊讶,但转瞬轻轻地笑了一下,匆匆擦身而过。

害得阳雨城打了几百遍的腹稿,都没有用武之地。

他本来想对蓝若月说:

真不好意思。愚蠢的女人!看来你的调查还不够全面,虽然我恨我哥哥不给我权、还抢我地女人,但是我更恨绑架犯!小时候,我和妹妹曾一起被绑架过,那种胆战心惊的滋味儿,我怎么可能轻易忘却呢?……

尾声:

几个月后,洞房之夜。

“啊……好疼!你能不能轻点?”可芹的声音。

“别喊了,第一次总是会疼的啊,以后做得多了自然就不会疼了。”温柔地抚开她粘在额头一偻长,阳风城轻轻地耳语。虽然卧室的隔音设备很好,也还是挡不住她的喊声。那声音让他心疼得想要放弃,但是,这是促进夫妻关系的必经之路啊,说什么也不能放弃地的。

可他挑逗得深思不属,好一会儿才品过味儿来,“你说什么第一次?”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自己早已经强暴过他一回了。

“呃,”阳风城迟了一会儿,一时太得意,竟然露馅了。

看出他的神色间的犹,可芹眯起眼睛仰视这个男人,“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没有,你想多了。”阳风城魅惑地一笑,便要再战。

可却一个翻身,将他扣在身下,“你说实话!否则,你知道,你一定会死得很惨!”说着手上加了几分力。

“哎呦……我招,”阳风城终于明白自己做了一件极煞风景的傻事,叹口气道,“那个……那天床上的红印,其实应该是赵之流的鼻血,我们那天……”

“你说得是真的?”可芹不觉又多用了些力。

“别……轻点,我说地当然是真的,”阳风城吃痛哼了一声。

“你敢骗我!”可芹一脚将他蹬下婚床,“从今往后,不许到上面来!”

揉着摔痛的**,阳风城嬉皮笑脸地问一声,“老婆,那我在下面行不行?”

……

又过了几个月。

可芹戴着白色宽边遮阳草帽,穿了米色带绣花滚边的宽大长裙,挎一只肥肥的手提袋,蹑手蹑脚地踏出玄关。

手刚刚搭在门把上,系着围裙的阳风城便从厨房里冲了出来。他的鼻尖和唇角各抹了两道黑色地油腻,配着鼻梁上那一副金丝框架眼镜,看起来有点滑稽搞笑。

拿着锅铲的手一伸,严严实实地堵在门口。“老婆,你大着肚子怎么还能去当执行任务呢?”阳风城盯着她隆起的肚皮,想振一振夫纲。

“就是因为绝大多数人都像你这么想,我才更应该去啊。这个样子才更隐蔽、更具有迷惑性啊!你妹妹已经在楼下等我了。”可芹翻着可爱的大眼可怜巴巴地瞧他。

不久前,阳倾城也考上了刑警,此时正是踌躇满志想要在警界打出一片天地的时候。难得她不再痴缠着阳风城,可芹自然乐意多帮帮她。

阳风城立时被可瞧得软了,伸手摇着她地胳膊:“老婆,你难道一点都不为我们的下一代担心?”

“这也是对他进行胎教地一部分好不好!他将来会成为另一个福尔摩斯啊!”可芹温柔地抚着肚皮,“是不是啊,宝宝?”

“老婆,算我求求你了。我可以教他如何经营一个跨国高科技企业!难道,这个胎教不是更有意义?!你知道,雨城在我的教导下也已经在商界展露头角了……”阳风城一副苦相。

可芹下巴一扬,头一摆,眼睛望着房顶:“那有什么用?最后还不是要我去救你?!我绝不允许把他教成像你这样缺乏男子气概地男人!”

“我不管啦,老婆,你今天如果不呆在家里,我就……”

“你想怎样?!”可芹双臂环胸,颇有兴味地看他能说出什么有建树的东西。

阳风城支支吾吾地想了半天,却现没有任何事能威胁到他亲爱地老婆:“我就……我……”

她忽然双目圆睁,盯紧他:“你敢红杏出墙?!”

“……”阳风城吓得打一个哆嗦,不敢出声了。

她摆摆手。“不必解释了,我会让小看着你的!如果你敢逃离它的视线,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可芹单挑着眉毛,掏出遥控对着墙角的机器人一按,那机器人便乖乖地贴近阳风城,一动不动地站在他一步之外。可轻拍拍它的脑袋,温柔地说:“小芹芹,替我看好这个男人哦。”

说完,站起来冲着阳风城一个飞吻,“拜拜,亲爱的。--我回来的时候,希望床头上能有一碗你亲手熬的热腾腾的美容养颜燕窝粥哦。”

具有监视功能的机器人是阳光集团开出来的新产品,据说一上市,就被抢购一空,各大卖场纷纷订购,供不应求,甚至还有人要求订做升级版、功能版、白金版、钻石版……等等,不一而足。总之,阳光集团借此大大地赚了一笔。

望着她一闪即逝的身形,阳风城低头瞧瞧机器人,哼着欢快的小调,回到厨房继续他的烹饪大计。

小芹芹寸步不离地紧紧地盯着眼前的男人,蓝色的眼睛眨啊眨啊,现在,有一个相当棘手的问题始终困扰着它。

什么叫做作茧自缚?

这个男人明明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啊!

可是,为什么他还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呢?!

人类,真是有趣、又令人费解的生物!

<全书完>

以下是不要钱的

新书简介:

就在给她的小丈夫送丧那天,他温暖坚实的一抱,他五月艳阳般的笑颜,已经深深铭刻在她孤寂的心中,他已不仅仅是救她一命的大哥哥。

然而,她不曾想到的是,他不过是想踩着她的肩膀,登上那一步之遥的宝座罢了……

新文讲述一个架空大6的萌系历史爱情故事,非穿越流,非种马流,温馨亲情路线。

女主不暴力,男主级腹黑,继续扮猪吃老虎。

一众男配女配倾情客串,勾心斗角,不死不休……

最新全本:、、、、、、、、、、